分卷阅读39_姣姣
奇奇小说网 > 姣姣 > 分卷阅读39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分卷阅读39

  粗重起来,陈姣忙挂了电话。

  叶玫的声音在卧室里消失的那一瞬间,陈姣被许长城大力掰过脑袋接吻,身下撞击的力度和速度突然加大,如同急骤的雨点敲打着她可怜兮兮的花心。

  “姣姣,你韧性好吗?”

  陈姣被操得晕乎乎的,发出黏糊的疑问。

  许长城本也就是问问,他突然抽出肉棒,那套上的润滑液被高速摩擦打出了乳白色,顶端还在滴着水,骤然失去大肉棒,陈姣不满地哼哼。

  许长城将她翻过身来,三八两下褪去她身上的衣物。

  “许长城,你玩什么?”

  “大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我说姣姣,你的胸又变大了。”

  陈姣到底害羞,又有些小得意,她笑得娇媚:“应该是你揉大的吧。”

  一条腿突然被他托着膝弯捞起来,挂在他结实的手臂,湿淋淋、穴口还兀自一张一合的腿心处暴露在空气中,暴露在他的视野,许长城没做犹豫,扶着分身挺腰撞入——

  “啊啊啊……”

  肉穴本就被拉开到最大又被粗长的阴茎填满,绷得她又难受又愉悦。

  许长城立马觉察到这个姿势的紧,本来她就是弹性韧性十足的穴,这样操进去的时候,根本连抽动都很难,咬得蘑菇头隐隐作痛。

  他咽了咽口水,一边盯着她胸前上下左右跳动的大白兔,一边收紧臀肌大开大合进入。

  “长城……哥,你哪里学的这些……嗯?”大腿被折叠到贴着腰腹,随着他的动作挤压摩挲着自己的皮肤,陈姣很快就被巨大的快感浇得带了哭腔。

  这也太超过了吧。

  “姣姣,这是男人的本能。”

  他另一只手还伏在自己的后腰,防止她撞在桌沿。

  明明抽插的动作那么凶狠粗暴,却在不经意间又显出他的温柔细致,陈姣正是着迷他这一点,放松自己跟随他的节奏,在欲海里尽情沉沦。

  毕竟这一做,下一次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。

  陈姣第二次高潮的时候,许长城才拥着她射了出来。

  虽说她从小也练过舞蹈,但是长时间保持劈叉的姿势,爽过后,陈姣不止腿心处麻木钝疼,韧带也酸酸的,像跑了八千米那样的酸。

  歇了好一会儿,两人才去浴室里收拾清爽。又抹掉一切可疑的痕迹,陈姣看着三把两下给她画好图的许长城,来城里捂了二十多天,他变白许多了,原本帅气的五官更加立体,她瞧了好一会儿才开口:“本来我妈说,留你吃晚饭的,她大概六点钟回来。”

  “还是不了吧,下次有机会再来拜访阿姨。”

  激情过后,许长城很是心虚。

  城娃子这次是吃够了吧。

  叶玫:我的刀呢?

  049金童玉女

  除开单独相处的时间,两人都在争分夺秒的学习。

  大概越是缺乏什么,就越是向往什么。去陈姣家的这一天,许长城深切感受到了科技带来的便利,小到一个电高压锅可以细化处理十多种指令,大到可以宏观调控数列列车在地铁轨道上行进时间和路线。

  小到一款可以用来打车的手机软件Uber,大到可以运行超负荷计算任务的电脑程序,让他对自己的未来规划更加具象。

  他的高考志愿,要填计算机专业。

  因为从小父母离世,许长城早已习惯了自己做选择。一旦确定了目标,他之后的学习也更加有针对性了,每天还会抽出半个小时去学校机房查阅文献资料,熟悉一下计算机的基本操作。

  红中机房的电脑都是配置很高的台式机,运行速度非常快,除了后台限制不可以打游戏,其他学习相关的需求都可以满足,且只要五毛钱一个小时。

  一转眼就到了国庆节,十月一号到四号学校都有安排补课,剩下三天时间回家也来不及。于是陈姣提议将许小月接来江安城过节,没想到他们把电话打回村长家,许小月却说面临中考,她要抓紧一切时间学习,等以后考来江安城了再好好玩耍。

  还嘱咐他们两个不要为了谈恋爱荒废学业。

  许长城无奈地笑了,自从知道两个人在一起的事,妹妹在他面前就要唠叨多了。

  由于不同级,且不在同一栋教学楼,陈姣和许长城在学校里偶遇的次数几乎为零,于是他们约着每天一起吃午饭。

  为此邢菲菲还发了好大一番牢骚,控诉陈姣重色轻友,因为之前她都是和邢菲菲一起去食堂的。

  陈姣倒也没有放在心上,毕竟邢菲菲的小姐妹有很多个,没有她还会有别人陪她吃饭。

  这天晚上许长城打着手电躲在被窝里啃《通信工程》,忘记给手机充电,于是第二天上午便没带手机。

  许是人有了信念,就干劲十足,也或者是他年轻,每天只睡五个小时,一样精神抖擞的,上课从不走神。

  连一开始对他抱有看法的老师,都渐渐被他的拼劲所折服,毕竟积极向上、勤奋好学的学生,谁会不喜欢呢?

  第四节课下课铃打响,许长城便冲出教室,一上午没有微信联系陈姣,他迫切地想看到她。

  这还是他第一次来高二三班,同样是尖子班,但高二的学生明显要更松弛一点,这会儿教室里已经走得差不多了。

  从教室后面望去,陈姣还在埋头做题,今天她穿着一件熨烫平整的白衬衣,得体的剪裁勾勒出她窈窕的身段。她的坐姿有些懒散,头微微偏着,露出一截优雅如天鹅的颈。

  造物主真是偏爱她,许长城觉得,她束进马尾的每一根头发都那么美丽。

  而在她的旁边,显然坐着另一位造物主的宠儿。校规明令禁止男生做头发,但他却拥有天然栗色的小卷,几缕发丝调皮地贴着他的额角,此刻他一手撑着下巴,微侧着头,那双深邃好看的眼睛,专注地注视着同桌演算的过程。他一贯如冰山般的英俊面孔,正显出一丝淡淡的柔情。

  饶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许长城,也听过这位传奇天才的故事。

  原来姣姣的同桌,是孔程熠啊……传言中他的眼里只有题目和书本,对待任何同学都十足冷漠轻蔑,像在看头脑简单的草履虫。

  许长城自嘲地摇摇头,他是怎么会相信如此中二的所谓传闻的。一直以来被他强制镇压的自卑,如同密密的水草从心湖里疯狂上窜。

  他也穿着利落的白衬衣,两个人看起来,简直像教科书般的金童玉女,光鲜亮丽。

  而他自己,穿着洗到褪色的牛仔裤,烟灰色的T恤,整个人看起来灰扑扑的,陷在生活的泥沼里,不知何时能洗去一身污糟。

  “咦,你怎么来了?上午给你发了微信你都不回。”

  女孩儿惊喜甜软的嗓音从他耳边淙淙流过,不知何时她已经站在自己面前,灵动的眼睛晶亮亮地看着他。

  许长城深吸一口气,他嗅到了女孩身上独有的香气,拥有过美好,又忍舍弃?他故作放松地笑了笑:“手机昨天晚上忘记充电了,怕你着急,所以今天一下课我就来找你。”

  “哦这样啊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qqgfg.com。奇奇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qqgfg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